潘先煌笔杆舞墨妙人生

潘先煌笔杆舞墨妙人生

潘先煌笔杆舞墨妙人生

身为培才华小校友,潘先煌经常回到母校教导学生正规的书法,回馈社会。

坚持加上好胜、好学的心态,让书法家潘先煌凭着一支毛笔开拓一条精彩人生,用文房四宝丰富了自己的生活。

潘先煌的人生因书法而精彩,因挥毫而澎湃,劲挺的笔力挥出的字样生动而有气势,正如他的人生一样,踏实且写实。字体能反映性格,一个人的字样也同样能反映一个人的人生历练,他的作品具欣赏价值已获公认,成为许多人的珍藏。

潘先煌笔杆舞墨妙人生

潘先煌将中华文化精髓通过文字,让中华文化的薪火永远流传下去。

在贫穷家庭长大的潘先煌虽然没有受过正规的书法训练,却凭着自信与耐力、,好学的心态,以工整的毛笔字在广告界大展笔工,将文字化为事业,闯出了名堂。

为了推广中华文化事业,潘先煌向来在会馆及学校义务教导书法,熏陶不少新生代的性情,将中华文化精髓通过文字灌输予学子,充当文化薪火传承的一分子,搞活动办比赛从未间断。

在文化水准滑落的新时代,他依然秉持初衷,未曾放弃毛笔和文房四宝,没有忘记将书法传承的使命。他对毛笔字有一股与生俱来的爱恋,对书法如痴如醉数十年,好学好胜追求完美的心态,让他能坚持发展中华文化之余,也能在刀光剑影的商场上打拼。

丰厚的中华文化底蕴,并不会与商场的潜规则背道而驰,反之兴趣也能转化为事业,让他找到人生定位。

潘先煌笔杆舞墨妙人生

欣赏价值已是公认,成为他人珍藏。

半世纪与毛笔为友

现年60岁的他,就与毛笔做了朋友接近50年。父亲早期是名做账员,毛笔几乎成为他的玩具,闲来无事信手拈来,就会随时随地挥起毛笔,在纸张上涂涂写写。

“父亲的书法非常工整。我在林明半路高力华小就读,三年级转到关丹培才华小,当时老师才开始教导书法,初期的启蒙老师是黄翠琼,她当时以描红的方式引导我们加强书法基础,还鼓励我们参加比赛,当时的书法及文化风气非常丰盛。”

潘先煌笔杆舞墨妙人生

潘先煌的书法字样工整澎湃。

名家指点 进步神速

由于学校课程纲要没有正规的书法班,潘先煌在书法下了不少苦功,上中学后,由于没有遇到适当的老师,他不停以字帖来训练笔法。

从华小转到中学后,由于课业跟不上,潘先煌不但没有放弃,反而有更多心思钻研书法,笔工炉火纯青。

中三毕业后,他踏入社会即有幸遇到贵人,在郑萃梓校长穿针引线下,认识了百体书法家郑一峰校长,书法进步神速。

“当时没有正规的书法班,郑一峰当时并没有长期在关丹,每次他到关丹与朋友叙旧时,我就利用一些空档时间向他讨教心得。”

潘先煌笔杆舞墨妙人生

潘先煌书法受肯定,曾受国内着名电视台访问。

物换星移,即使踏入了社会,潘先煌对书法依然如痴如醉,社会上的人脉让他遇到更多书法家,笔法进步神速。

他在1988年时参加全国书法比赛,获得特优奖,为了表达谢意,他买了一根烟斗送给郑一峰,感谢对方倾囊相授。

开始染指广告业时,在海外友人的邀请下,他参与由中国山东省主办的书法赛,获得银奖。

潘先煌笔杆舞墨妙人生

欣赏价值已是公认,成为他人珍藏。

学以致用靠书法创业

与书法结下不解之缘的他,顺理成章进了广告业,将自己多年所学用在事业上,让创业路水到渠成,尝到早期努力的硕果。

早期的广告牌全是手写及手绘版招牌,潘先煌对书法及绘画样样要求高,对书法的心得让他占有优势,尽管今日已是电脑科技时代,他也随着时代的改进不断进步,不过,还有念旧的人依然钟情于复古式的广告牌。

潘先煌说,复古式的广告牌较为耐用,这也是不少老顾客对他不弃不离的原因。

“当时我从学徒做起,一天工资1令吉,天天在观察他人,悄悄偷师,从师父级员工身上学了很多绝活。”

潘先煌笔杆舞墨妙人生

除了钻研书法,潘先煌也擅长水墨画。

兴趣延伸至作画

虽然没有正规的广告设计课程,他争取从非正式的管道学功夫,过人的洞悉能力及观察力,从大师级作品上学到了丰厚的广告基本功,他的专长从书法延伸到作画,广告所需要的技能都逐一掌握。

甫踏入社会,他有幸在梁荣业老师的指导下学习及磨练,所有都是实际及写实的广告技能,让他进一步铺陈了广告创业之路。

当时他有一股特强的好胜心,认为别人可以写得一手好字画出好画,他也一样可以做得到;就是这样的动力,趋使他走向成功。

潘先煌笔杆舞墨妙人生

第32届全国华人文化节牌楼及字样出自潘先煌。

长年办比赛启迪新生代

在书法的牵引下,潘先煌与同样是文化爱好者的拿督陈清水结缘,彼此互相欣赏,一齐携手发扬中华文化的重任,“陈清水杯-书法赛”就这样传承了十多年,陆续举办至今。

潘先煌目前是关丹培才华小校友会主席,早期他与同样是培才校友的梁志伟先生熟络后,同是书法爱好者的原因下,两人一拍即合,携手举办“梁志伟杯-挥春赛”,直到今时今日。

90年代,他在培才华小义务开班授教,让他印象深刻的是目前在一所艺术学院担任讲师的符颖惠老师,两人目前依然关系密切。

“他现在还叫我老师,教师节会传送祝福信息给我,每逢佳节回乡,会来探访我,我觉得很难得、很感动。另一名颇有造诣的学生陈滢羽前年参加日本国际高中书法赛,获得第二名。”

对于任何发扬中华文化的工作,潘先煌有求必应。

“虽然新生代对书法已不热衷,风气不盛,但我还是不会放弃,依然坚持初衷,将每一个学生教好。”

潘先煌笔杆舞墨妙人生

潘先煌爱书法,举办挥春比赛发扬中华文化,是他经常做的事。

从笔锋洞察人性

如今年届60,他对书法的热情未消退,反而越写越有劲,笔功更成熟稳健。如今已是行家的他,能通过毛笔字洞悉一个人的年龄及性情,书法让他对自己有更深层的认识。

精神修养方面,书法也给了他莫大的帮助,处事待人上多了一层内敛,这就是他对陶冶性情的中华文化始终不弃不离的原因。

“沉迷书法的郑一峰老师、拿督沈慕羽及拿督任雨农前辈都活到高寿,他们高层次的精神修为,都拜书法所赐。”

潘先煌笔杆舞墨妙人生

潘先煌的精彩作品。

耳濡目染儿子从事书画

可能文化基因强,潘先煌育有的二男一女,都有他的遗传,长子正宏协助父亲事业,次子正安在吉隆坡从事动画事业,长女丽萍已嫁做人妇,太太符秋凤也从不反对他以笔为友的性格。

早年,由于孩子不逃学也没学坏,父母亲并没阻止他钻研书法,往自己的兴趣发展。

“我虽然跟不上学业,还是会上学堂,没有学坏,父母对我很放心,没有阻止我自修书法。”

有中华文化的熏陶,潘先煌注重孩子的教养及涵养,处处要求严格,尤其是处事待人的态度。

超过半个世纪都与文房四宝相伴的潘先煌,所有作品都与写实有关,不擅于天马行空的书法家,正好反映了他的真性情及率直的性格。

潘先煌笔杆舞墨妙人生

潘先煌全家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