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成分的防蚊液安全又有效?防蚊手环有效吗?

防蚊液的议题实在值得完整来写一篇文章说明。台湾地处亚热带与热带交界,蚊虫真的是多得惊人,举个例子你就知道台湾的蚊子有多猛。当年日本人来台湾的时候,死于疟疾等传染病的人数远大于与各地抗争交战的死亡人数,甚至疫情严重到当年还有人主张应该把台湾卖掉,不然统治这个殖民地根本划不来。对这段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TaiwanBar的这部影片台湾卖却论。

虽然后来在公卫学者的努力下,疟疾成功在台湾消失了,但一直到现在每年夏天,特别再加上颱风过后,还是会有病媒蚊相关的疫情发生。例如今年登革热病例数就已经有本土一例于7/24发病,其他境外移入共148例;一样是由蚊子传染的兹卡病毒尚无本土感染,目前三例都是境外移入,但流行尚未停止,直到今年4月7月都有阳性案例。

当然大家担心的不会只有传染病啦,光是痒就受不了。有些人根本就是人形捕蚊灯,一定感受特别深切。如果蚊虫叮咬在家中婴幼儿白泡泡幼绵绵的皮肤上,做父母的不心疼死才怪。因此今天团队的药师与医师要来整理相关文献,让大家看完这篇,就知道该如何选择防蚊液啰!

防蚊液要选择哪种成分才有效?

大家手边的防蚊液真的有效防蚊吗?还是只是用了求心安?经美国环境保护局认证有效的防蚊液,目前可分为DEET(敌避)、Picaridin、还有精油类如柠檬尤加利精油Oil of lemon eucalyptus(OLE)或柠檬桉para-menthane-diol(PMD)、以及IR3535这几种。但讲这幺多,要台湾买得到才有用啊!台湾现在有哪些「有效的」防蚊产品呢?

台湾目前防蚊产品依认证机制分成三类:

环境用药:可喷洒于纱门、帐篷等中,需取得环境用药许可证,会有环署卫字号人用药品:则是可以直接使用于皮肤上,会有卫署(部)药字号没有任何字号的精油防蚊产品:104年行政院消保处指定主管机关是经济部。但在缺乏认证机制下,很有可能有鱼目混珠、成效不明的产品。

以下是几种防蚊液成份的比较,列表给大家参考。

哪些成分的防蚊液安全又有效?防蚊手环有效吗?

大家可能有发现,除了DEET(敌避)以外,其他的产品,台湾的相关法规都接近真空状态。但问题来了,过去几年,因为媒体的夸大渲染,导致民众对于DEET(敌避)这个成分怕得要死,市面上甚至许多产品都主打「不含DEET敌避」,而採用其他成分。但防蚊液不含DEET就比较安全吗?其实DEET是有效的防蚊成分,已经使用超过50年了,在各国都被核可有效。有证据可能产生的不良反应,只有在大量暴露下的风险,或者是刺激皮肤的风险。DEET曾有神经毒性的案例报告,但在正常使用下DEET并不会有健康危害,在动物实验中也没有显着毒理的证据。所以不用刻意妖魔化DEET,只要注意浓度与使用年龄即可安全使用。当然皮肤刺激性是个该注意的问题,但如果你的皮肤不会对DEET有刺激反应,那大可安心使用。

以下帮大家整理目前台湾有许可证的人用DEET防蚊产品与浓度:

哪些成分的防蚊液安全又有效?防蚊手环有效吗?

大家看完浓度,可能会觉得雾煞煞,到底浓度有什幺意义?主要是保护时间上的差异。一样整理一张表格给你看。

哪些成分的防蚊液安全又有效?防蚊手环有效吗?

学会了如何挑选防蚊液的成分,接下来就该知道如何安全使用啰!以下是5点使用上的建议:

勿喷于儿童手上,可能造成误食或黏膜刺激。请喷在大人手上再帮小孩子涂擦均匀。喷雾类产品避免在密闭空间使用,不要直接往脸上喷。不是喷越多越有效,有需要再用即可。不可以使用在有伤口、或皮肤敏感处。使用后,需要使用清洁用品与清水清洗防蚊液与衣物。

另外夏天除了防蚊以外,同时也有防晒需求。那防蚊液与防晒产品合併使用可以吗?以下是3件相关的知识,分享给大家。

美国疾病管制中心以及加拿大卫生部都建议,先擦防晒乳,再补防蚊液。DEET(敌避)会降低防晒产品的防晒效果约33%,请记得适时补擦防晒。防晒产品可能增加DEET的吸收。

所以防晒跟防蚊是可以同时使用的,但确实防晒效果会受到防蚊液的影响。至于如何好好挑选防晒,请务必回去详读防晒全攻略的文章。

家里有小朋友的家长,一定还会想问这个问题:儿童适合用哪种防蚊产品?

一、美国疾病管制中心与儿科医学会:未满两个月不建议使用防蚊产品。

二、加拿大卫生部对儿童使用防蚊产品较为保守,建议如下

未满六个月不建议使用DEET、Picardine六个月到两岁,DEET最高使用浓度10%、可每日一次两岁到十二岁,DEET最高使用浓度10%、可每日三次成人与十二岁以上儿童可使用DEET浓度最高30%

三、此外,美国环境保护局与加拿大卫生部有相同建议:三岁以下不适合使用柠檬尤加利精油Oil of lemon eucalyptus或PMD。

所以未满两个月的孩童,不建议使用防蚊产品。如果你比美国人还担心一点的话,那就再跟加拿大人学,保守一点六个月再用。在这之前就用蚊帐或长袖长裤吧。至于孕妇及哺乳妇女适合用那些防蚊产品呢?目前证据皆显示,孕妇、哺乳妇女使用防蚊产品不须特别限制,依建议方法使用即可。

最后还是要说,台湾人有种神秘的迷思,常常觉得天然产品、植物性就比较安全。不过实际上在防蚊产品中,这类产品的临床数据较少,且目前认证机制不明,效果与安全性都没有足够证据。有关这个奇怪的迷思,大家不妨回去看看这篇文章一起思考。

穿戴式防蚊扣、手环、防蚊贴、甚至还有防蚊衣,到底有没有效?

很多人可能会担心防蚊液的刺激性、味道还有安全性问题,因此就想,如果有其它有效做法,那就太好了。我们也帮大家整理了一下相关研究:

这些防蚊产品若不会接触皮肤,大多可以避免皮肤刺激,不过通常效果有限。有两篇研究实际测试精油防蚊手环,驱蚊效果皆不彰。主要原因一方面是通常这类都是精油类产品,具挥发性保护时间本来就不长;另一方面是穿戴式产品防护範围不够广泛。

总结以上研究结果,目前看来穿戴式防蚊产品单独使用效果不好,仅建议作为辅助产品。

最后忍不住要来抱怨一下,目前防蚊产品在台湾有三大主管机关,分别是环保署、食药署、经济部。现行有认证产品只有DEET,但其他有效产品,例如安全性高、也无色无味的Picaridine却是水货充斥。而PMD或其他精油类产品则是由经济部管理,成分、适用族群、广告规範等把关恐有不足。具体来说,目前民众若经广告认识的产品,尽是防蚊手环、防蚊贴或是标榜天然的精油类产品,实证效果较差且可作用时间较短。在这样的法规及认证环境下,台湾人要挑到安全、有效的防蚊产品,根本是难上加难。

作为一个介于亚热带和热带交界处的岛国,每年夏天都少不了病媒蚊相关疫情。如果政府连防蚊液都没办法能规範好、管理好,民众到底要怎幺安心选用防蚊产品呢?

最后再给一个小建议,如果是在家中,其实蚊帐是非常环保、经济、安全、有效的防蚊工具,不妨多加使用喔!

参考资料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 传染病统计资料查询系统-登革热统计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 传染病统计资料查询系统-ZIKAV统计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Find the Repellent that is Right for You. (2013)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 EWG’s Guide to Better Bug Repellents. (2013)行政院环境保护署. 选购或使用防蚊液,选择经政府核发许可证的产品才能安全又有效!. (2017)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Seizures temporally associated with use of DEET insect repellent–New York and Connecticut.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38, 678–680 (1989)卫生福利部食品药物管理署。西药、医疗器材、含药化粧品许可证查询。Health Canada. RRD2002-01-Personal insect repellents containing DEET. (2002)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2018 Yellow Book: Sun Exposure (2017)Health Canada. Insect repellents. (2012)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Travelers’ Health: Avoid bug bites. (2016)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Choosing an Insect Repellent for Your Child. (2012)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Using Insect Repellents Safely and Effectively. (2013)Webb CE and Russell RC. Do wrist bands impregnated with botanical extracts assist in repelling mosquitoes? General and Applied Entomology 2011; 40:1-5.Rodriguez, S. D. et al. Efficacy of Some Wearable Devices Compared with Spray-On Insect Repellents for the Yellow Fever Mosquito, Aedes aegypti (L.) (Diptera: Culicidae). J. Insect Sci. 2017; 17(1):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