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安澜(Alex Wolf) 【私银观】中美僵局增市场风险

吴安澜(Alex Wolf) 【私银观】中美僵局增市场风险

中美贸易谈判一波三折,局势峰迴路转,无论是基于经济博弈论还是明智的政治分析,都无法準确预测。市场的不可预测性正在给经济前景带来不确定性。市场犹如惊弓之鸟,几乎对所有消息都过度反应。

市场的反覆波动以及愈来愈高的经济衰退风险,明显推动了美国推迟加徵关税的决定。美国政府显然既不想贸然冒险引致经济陷入衰退,亦不愿在大选来临之前触发市场大幅抛售。与此同时,华府也不想打压国内的消费者支出──这是美国经济中难得的亮点之一。长期以来,市场反应一直是影响美国谈判立场的一个最关键因素。

美国让步才会达共识

美国加徵关税的空间是有限的,这是局势升级的上限,因为加徵关税会推高消费品价格,引起选民不满甚至进一步打击美国的经济前景。但局势的底线也很清楚,中国为了挽回面子,加上美国大选后也许会出现新的领导班子,中方愿意提供的让步也很有限。

美国坚持要求中国大量购买美国商品、全面推行结构性改革,以及建立有效的协议执行机制。但中国拒绝了这些要求,并着眼于达成一个更加平等的协议,包括合理的增加从美国的进口数量。

这意味着只有当美国愿意作出让步,并接受一个不那幺强势的协议时,双方才有可能达成共识。但这种可能性会有多大?

妥协派和强硬派之争

在美国,妥协派和强硬派之间正在展开一场激烈的争论,争论的焦点在于哪一种选择更符合美国的利益:加深还是减少与中国的经济融合?妥协派将中国视为商业机会的来源,他们大多希望以挑衅中国以争取更大程度的互惠,但不希望因此导致经济衰退 。强硬派则将中国视为对立面和潜在威胁,认为美国应当减少与中国的经济融合,即所谓「脱鈎」。

特朗普自己似乎是妥协派,对中国没有任何意识形态上的看法。然而,华府中的强硬派似乎热衷于推动可能的贸易制裁、出口限制和其他促使中美经济脱鈎的政策,这使得贸易战升级的手段本身获得生命力,推行更强硬的条款内容,使中美双方陷入更加难以达成共识的僵局。

目前不清楚哪个阵营将会胜出,这是谈判者和分析师的共同困惑。

美大选前僵局料持续

美国大选之前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中美无法达成协议,但局势也不会大幅升级。

已经加徵的关税很可能不会减少,对特定行业和供应链会带来持续压力。但是,随着生产商、採购商和消费者加以调整,负面影响最终会有所减弱。

贸易战以僵局告终不是第一次了。事实上,过去大多数贸易战都以「冲突僵持不下」告终或者持续多年,形成了关税更高、永久性限制市场的新常态。

在当前这场中美贸易对决当中,我们将旷日持久的僵局作为我们当前的基本预测。

谈判僵局对经济和市场的影响显而易见,但是影响程度却难以估算。徵收关税会改变供应链、削弱信心乃至减少贸易。全球製造业将会继续受压,世界贸易增长将保持疲弱,市场不确定性将继续拖累商业投资,预计波动性将一直持续。

然而,鉴于中美关係已经变得难以预测,我们无法排除意外的出现。中美双方都认为自己佔了上风。美国政府认为自己可以给中国造成更大的经济痛感。而另一边,北京认为自己在政治上佔了优势,因为中国没有选举周期的困扰。因此,儘管陷入僵局的可能性最大,紧张局势继续升级仍是真实存在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