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八学运50周年I》革命不死:虚构现场的真实反叛

六八学运50周年I》革命不死:虚构现场的真实反叛

作者:洪筱婷(巴黎第三大学比较文学博士)、王世伟(巴黎第三大学剧场艺术博士)

影响全球文化甚鉅的六八学运,今年届满50年,当代法国社会如何追忆这场曾经震撼全国的青年抗争?过去的参与者如何书写、言说五月风暴?特别邀请两位学者,介绍今年来自各界形式多元的反省行动,及相关书籍出版,并从「女性书写」与「剧场呈现」两面向,介绍法国艺文界如何透过回忆再现,反思这场社会运动遗留下来的真正价值......

1968年5月,法国战后婴儿潮世代为了抗议不合时宜的教育体制和僵化的社会体系,占领了巴黎两间大学校区,获得劳动阶级的响应,引爆了瘫痪社会近一个月的「五月风暴」(或称六八学运、六八运动)。儘管半个世纪前的这场运动未能推翻戴高乐政权,但它间接驱动了1970-80年间法国一连串的社政变革:左派意识的抬头、女性地位的提升、民主自治的趋势、环保思维的兴起、非主流文化的发展……等。

时至今日,五月风暴不仅仍是备受争议的敏感议题,它的历史定位也显得暧昧不明。2007年,萨科奇(Nicolas Sarkozy)竞选总统时,痛斥六八学运造成社会价值的混乱,立刻引起左派人士的反弹声浪。而在左右两派人士的严厉批评下,如今的马克宏(Emmanuel Macron)政府也取消了一系列纪念六八运动50周年的官方活动。


法国各界为纪念六八运动50周年,举行了多元且面向广泛的活动。(撷自六八学运官网)

的确,1968年之后,青年的异议声浪不再被当作是屁孩的无理取闹,因为它指出当下政局的关键问题,成为执政者最大的隐忧。近年来法国的社会运动都可以见到六八学运的影子,无论是2006年抗议「首次雇用契约」(CPE)的学运,或2016年的自发性公民运动「夜之起义」(Nuit debout)。

面对市场经济化、极右派重新崛起的双重民主危机,当代法国社会如何追忆这场曾经震撼全国的青年抗争?过去的参与者如何书写、言说五月风暴?六八运动给予我们何种启发与教训?它究竟是难以理清的历史事件,还是尚待实现的未竟之业?

这个革命所攻击的就是资本主义,这不只是因为资本主义无法实践社会正义,也因为它过度善于以那基于量化福祉的非人计画去引诱人类。

──保罗.利科(Paul Ricœur, 1968)


六八学运历史照片(取自mai-68官网)

书写六八的匿名反叛与无声吶喊

自五月风暴事件发生后,10到20年间陆续出现的许多出版品,仍沉浸在运动热潮的议论中。而千禧年前后,开始有丰富的文学作品,再现运动现场。近20年来,世界局势剧烈变迁,说到五月风暴,除了探问革命精神遗留何处的问题,更多的是试图追究:现在的我们,如何再现六八运动隐而不宣的深层意义?


巴黎高等美术学院「斗争意象」展出六八学运当年的抗争海报(取自官网)

根据Livres Hebdo今年的专刊报导,1998年六八学运届临30周年时,出版界谈论五月议题的书籍多着重在呈现该运动的「世代记忆」。当年虽然书籍出版大增,但销售成果却未如预期。

五月风暴40周年时,相关书籍的出版数量与30周年几乎持平。而今年正逢六八运动50周年,与议题有关的书籍数量相较于10年前几乎倍增,目前已达151种,市场销售状况则仍有待观察。

众多出版品之中,有几部让过去未见于世的见证者发声的重要出版品,其中不乏强调女性声音的文章与书籍:由L’Altelier/Mediapart出版的《五月风暴,亲身经历的她与他》(Mai 68 par celles et ceux qui l’ont vécu),取用了300位匿名参与者的纪实叙述;Malka Marcovich撰写,Albin Michel出版的《五月风暴的另一种遗迹:隐而不见的性革命》(L’Autre Héritage de 68. La face cachée de la révolution sexuelle)以及另一部作品《五月风暴的女孩:我的五月属于我,女性记忆》(Filles de Mai 68. Mon Mai à moi. Mémoire de femmes),这些作品凸显女性作为主体而发言的姿态,呈现了共同参与革命经验的另一种现实,试图召唤与再现五月风暴的艺文出版中一度缺席的女性声音。


左起:《五月风暴,亲身经历的她与他》、《五月风暴的另一种遗迹》、《五月风暴的女孩》

社会抗争与利益冲突并不仅发生在工厂,也在社会试图转变之处,无所不在……

──阿兰.图赖讷(Alain Touraine, 1968)

历史回顾、思考当下、展望未来

从今年1月开始,巴黎9间学术与文化机构陆续以座谈、展览、研讨会、工作坊和演出等多元形式,探讨半世纪前六八运动的经过,以及它带给后世的影响。

五花八门的活动中,大多数仍以历史回顾为主。像是巴黎高等美术学院举办的「斗争意象」(Images en lutte)回顾了1968-1974年间法国极左派运动的海报、以及当时充满政治意味的艺术作品。法国国家图书馆的展览「六八运动的视觉象徵」(Icônes de Mai 68)藉由相片与影音资料,带领大家回到学运现场。法国国家档案馆特别公开机密官方文件,显现戴高乐政府如何应变一触即发的政变危机。法国电影资料馆则透过实验导演马克(Chris Marker)的生命旅程,回溯60年代末在全球兴起的青年抗争浪潮。

除了回首过往,巴黎南特尔大学(Université Paris-Nanterre)和庞毕度中心也试图凸显五月风暴的当代意义。「敢/言!」(prop’osons!)让民众回到六八学运的发轫地,用种族、性别、艺术等多方角度省思60年代的抗争运动如何颠覆传统的父权社会价值,而日后的年轻世代又在哪些领域上延续着革故鼎新的「五月精神」?

为了探究六八运动对法国社会底层结构的影响,庞毕度中心邀请各界人士参与一场多元的「公民议会」(Assemblée Générale)。透过纪实影像、现场辩论、实务操作和行为艺术,民众不仅了解当今法国思想界与文化界的巨擘如何经历那个动荡的年代,也认知到社会运动与艺术创作的共通性:以行动介入现实。

庞毕度中心举办的「公民议会」宣传影片

五月风暴的参与者不仅以行动改变现状,也用艺术手段表达政治思想。为了让「想像力夺权」,西班牙艺术家Escif将六八运动的知名标语涂鸦在东京宫(Palais de Tokyo)的各个角落。他运用透视的绘画技巧在建筑结构上製造出一种「视觉陷阱」(trompe-l'œil),彷彿让政治性的语言化身为挣脱体制疆界的童趣图案。

而南特尔.亚蒙迪剧院(Théâtre de Nanterre-Amandiers)总监肯恩(Philippe Quesne)则邀请民主运动的先锋和艺术家去延续五月风暴的乌托邦精神。在「无限可能的世界艺术节」(Festival Mondes Possibles)中,观众不但可以参与美国女权斗士戴维斯(Angela Davis)和英国左翼领袖阿里(Tariq Ali)的对谈,也能欣赏到融合戏剧、舞蹈、装置艺术的跨界创作。肯恩企图以共享的体验,让观众思考未来抗争运动的形式与可能。


「无限可能的世界艺术节」延续五月风暴的乌托邦精神(取自南特尔.亚蒙迪剧院官网)

用文字与演绎追溯未竟之志的不朽遗迹

在革命与反动的对立之下,人人自成媒体的当今世代,「书写何为?文学如何处世?」不但是文学里历史悠久的议题,也是写作者与读者共同的焦虑。六八运动之后的书写,似乎预示着90年代之后,阅读与写作即将发生的结构性变化。写作与革命,孤独与诉说,是否在50年后的今天,有化解矛盾的可能?

无论是文学、展览、会谈或创作,这些追朔过往的行动都企图带领观者重回历史现场,意识到存在于现世的矛盾。在六八运动50周年之际,本专题再由两大面向:「女性书写」和「剧场呈现」,介绍法国艺文界如何透过回忆再现,反思这场社会运动遗留下来的真正价值。

正如德勒兹(Gilles Deleuze)与瓜达里(Félix Guattari)所言:

一场革命运动的成功不会侷限在自身之上,反而在于它爆发时给予人们何种震撼和切身的感受,如何开启他们的思索。这些余波会累积成一个拥有未竟之志的不朽遗迹,就像一座被全新游历者用石头筑高的坟冢。